莺啼序·春晚感怀 吴文英 莺啼序·春晚感怀古诗

作者:吴文英莺啼序·春晚感怀

残寒正欺病酒①,掩沉香②绣户。燕来晚、飞入西城,似说春事迟暮。画船载、清明过却,晴烟冉冉吴宫③树。念羁情④、游荡随风,化为轻絮。

十载西湖,傍柳系马,趁娇尘软雾⑤。溯⑥红渐招入仙溪⑦,锦儿偷寄幽素,倚银屏、春宽梦窄,断红湿、歌纨金楼。暝堤空,轻把斜阳,总还鸥鹭。

幽兰旋老,杜若还生,水乡尚寄旅。别后访、六桥无信,事往花委,瘗玉埋香,几番风雨。长波妒盼,遥山羞黛,渔灯分影春江宿。记当时、短楫桃根渡,青楼仿佛,临分败壁题诗,泪墨惨淡尘土。危亭望极,草色天涯,叹鬓侵半苎。暗点检、离痕欢唾,尚染鲛绡,凤迷归,破鸾慵舞。殷勤待写,书中长恨,蓝霞辽海沉过雁。漫相思、弹入哀筝柱。伤心千里江南,怨曲重招,断魂在否?

注释 ①病酒:饮酒过量而不适。

②沉香:沉香木。著旬香料。

③吴宫:泛指南宋宫苑。临安旧属吴地,故云。

④羁情:指情思随风游荡。

⑤娇尘软雾:这里形容西湖热闹情景。

⑥溯:逆河而上。

⑦入仙溪:用刘晨、阮肇入天台山遇仙女的故事。这里指女子所住的地方。

译文 暮春的残寒,仿佛在欺凌我喝多了酒,浑身发冷而难受,我燃起沉香炉,紧紧地掩闭了沉香木的华丽的窗户。迟来的燕子飞进西城,似乎在诉说着春天的风光已衰暮。画船载着酒客游客玩西湖,清明佳节的繁华就这样过去了,看着暗烟缭绕着吴国宫殿中的树木,我的心中有千万缕羁思旅情,恰似随风游荡,化作了柳絮轻扬飘浮。我曾经有十年的生活在西湖,依傍着柳树系上我的马匹,追随着芳尘香雾。沿着红花烂漫的堤岸,我渐渐进入仙境般的去处。你叫侍儿偷偷送来情书,把一怀芳心暗暗倾诉。在温馨幽密的银屏深处,有过多少快乐和欢娱,可惜春长梦短,欢乐的时光何其短促。你掺着红粉的眼泪,沾湿了歌扇和金钱刺绣的衣服。西湖的湖堤昏瞑空寂,夕阳中的西湖美景,全都让给了那些鸥鹭。幽兰转眼间就已经老去了,新生的杜若散发着香气。我在这异地的水乡漂泊羁旅。分别后我也曾访过六桥故地,却再也得不到关于佳人的任何信息。往事如烟,春花枯萎,无情的风风雨雨,埋葬香花和美玉。你生得是那样的美丽,清澈透明的水波,却要把你的明眸妒忌,那苍翠葱茏的远山,见到你那弯弯的秀眉也要含羞躲避。江面上倒映着点点渔灯,我与你在画船中双栖双宿。当年在渡口送别的情景,仍然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。你住过的妆楼依然如往昔,分手时我曾在败壁题写诗句,和着泪水的墨痕已经蒙上了灰尘,字迹也已经变得惨淡而又模糊。登上高高的亭楼我凝神骋目,只见一璧芳草延到天边处,叹息自己那一半已经雪白如苎的鬓发。我默默地翻检着旧日的物品。你留下的丝帕上,还带着离别时的泪痕和香唾,那是以往悲欢离合的记录。我就像垂下翅膀的孤凤忘记了归路,又像孤苦无依的孤鸾懒得飞翔起舞一样。我要把满心的悲伤痛恨写成长长的情书,但见蓝天大海上沉没鸿雁的身影,有谁来为我传达相思的情愫。只能把相思之苦寄托在哀筝的弦柱,独自弹出满心的愁苦。千里的江南处处令我伤心,你的灵魂是否就近在眼前呢,你可以听见了我哀怨的词章如泣如诉?

赏析 《莺啼序》是词中最长的词调,全文二百四十字。这一长调始见于《梦窗词》集及赵闻礼《阳春白雪》所载徐宝之词。可见《莺啼序》实为梦窗之首创。《宋六十名家词》中又题作"春晚感怀"。"感怀",实际就是怀旧与悼亡之意。据夏承焘《吴梦窗系年》:"梦窗在苏州曾纳一妾,后遭遣去。在杭州亦纳一妾,后则亡殁。""集中怀人诸作,其时夏秋,其地苏州者,殆皆忆苏州遣妾;其时春,其地杭州者,则悼杭州亡妾。"《莺啼序》就是悼念亡妾诸作中篇幅最长、最完整、最能反映与亡妾爱情关系的一篇力作。它不仅形象地反映出与亡妾邂逅相遇及生离死别,而且字里行间还透露出这一爱情悲剧是由于某种社会原因酿成的。它感情真挚,笔触细腻,寄慨遥深,非寻常悼亡诗词之可比。作者之所以创制这最长的词调也绝非偶然,他是想借此来尽情倾泻那积郁于胸的深悲巨痛,并非象某些论者所说,是想就?quot;炫学逞才","难中见巧"。 全词共分四段。第一段从伤春起笔。"残寒"两句点时,渲染环境气氛,烘托词人心境。"残寒"乃是清明前后冷空气控制下的一段较长的天气过程。"欺"字不仅道出其中消息,而且"欺"字之前复加一"正"字,这就充分显示出"残寒"肆虐,正处高潮。此之谓"欺"人者,一也。又因词人正当"病酒"之际,此之谓"欺"人者,二也?quot;掩沉香绣户"一句,也是"残寒"逼出来的,此之谓"欺"人者,三也。有此三者,"残寒"的势头便被写得活灵活现了。这两句借畏寒病酒烘托词人伤逝悼亡之情,使全篇笼罩在寒气逼人的气氛之中。"燕来晚"三句承上,说明作者足不出户,春天的信息是从飞燕口中得知的。实际上,并不是"燕来晚",而是词人见之"晚",听之"晚",感之"晚"也。这几句揭示出词人有意逃避与亡妾密切相关的西湖之春。所以前句中之"掩"字,表面"掩"的是"沉香绣户",实际上;"掩"的却是词人那早已失去平静、充满悲今悼昔之情的心扉。"画船"两句,写作者从飞燕口中得知'春事迟暮"的消息,于是,他再也顾不得什么"残寒"、"病酒",决心冲出"绣户",作湖上游。然而词人之所见已与往日大异其趣,湖面上的画船已把清明前后的热闹场面载走,只剩下吴国宫殿与绿树的倒影,在水中荡漾,一片"晴烟冉冉"从湖面升起。"念羁情"两句线情人景、直贯以下三片。"羁情"表面写的是旅情,实则含有生离死别与家国兴亡之叹。 第二段怀旧,由上段伤春引起。"十载"以下全是倒叙。作者立足"残寒"、"病酒"之今日,将十年旧事平空排起,跌落到"傍柳系马"这一细节之上,引出词人与亡妾邂逅相遇的富有诗意的恋情生活:"溯红渐招入仙溪,锦儿偷寄幽素?quot;"依银?quot;两句,写仙境般的热恋生活转眼成空,接踵而来的是洒泪相别。"暝堤空"三句,写作者与亡妾的恋情遭到社会摧残,只好忍痛割爱,远避他乡,把大好的西湖风光,交给无知的鸥鹭去尽情占有了。人,竟不如禽鸟!这三句极沉痛,与第一段结尾有异曲同工之妙。第三段伤别。过片三句写别后旅况。"别后"四句写旧地重游,物是人非,逝者难寻,往事成空。句中"花"、"玉"、"香'均指亡妾而言。"委"、"瘗"、"埋"指亡妾的死去与埋葬。"几番风雨",何等凄惨!"长波"三句,词笔顿转,引出往日的欢会与伤别场面,进一步补充作者永难忘怀的根由。这几句是词中极富诗情画意之所在?quot;记当时"以下四句写当年分别时惨痛情景。结尾用"泪墨惨淡尘土"与前"别后访六桥无信"相接,构成完整的回忆过程,凄恻已极。 第四段悼亡。"危亭"三句,写望远怀人,并以"鬓侵半苎"烘托相思的折磨和身心的憔悴。"暗点检"四句写睹物思人,寻求慰藉,却反而因此更加令人痛心,并以受到伤害的鸾凤自比,形只影单,踽踽孤行,失去生活的一切欢趣。"殷勤待写"四句,写心中极其复杂的情感。本拟把自己心中话语,写成书信,寄给亡人,可是广阔的蓝天,无边的沙海,却不见传书大雁的踪影。于是,作者不得不把这心中的极度悲伤与悼亡之情谱成乐曲,借哀筝的一弦一柱来予以表达。因亡妾已不知去向,即使这琴弦弹奏出自己的心声也是枉然徒劳的。所以词中用了一?quot;漫"字来表现这里心情的矛盾。最后,词人借用《楚辞·招魂》中的诗句来寄托自己的悼念之情。但是,这亡魂是否能够听到?连作者自己也感到渺茫难凭,所以在词的结尾以怀疑设问的语气作结,在读者心灵上画了一个难以解答的大问号。 通过上述简单分析,可以看到,词中"眩人眼目"的一段段、一片片,不仅有其各自的独立性。而且相互之间还有着难以碎割的联系性。《莺啼序》象是一幢设计新颖的高层建筑,不论是哪一个部位和角落,几乎暗地里都嵌进了型号不同的钢筋铁网,它们四通八达,盘根错节,无往而不在。正是这种为外表所看不见的钢筋铁网把这一高层建筑支撑起来,它是那样严密、完整、牢固,难以动摇,而并非象胡适所说?quot;一分拆便成了砖头灰屑。" 那么,这遍布周身的钢筋铁网是怎样编织并扭结成为统一的整体的呢?这里,借用当代国外流行的一句术语来说,就是按照词人的意识流动过程组织起来的。也就是说,这首词最显著的艺术特点之一是采用了近似意识流的结构方式。人们或许会问:"意识流"兴起于十八、十九世纪之交,而吴文英却是十三世纪中叶的一位中国词人,这二者风马牛不相及,又怎能联系在一起呢?第一、这里之所以?quot;意识流"者,只不过觉得这一术语用起来比较方便准确,绝非想把吴文英归之为"意识流"派词人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