著原文

俟我于著乎而。充耳以素乎而,尚之以琼华乎而。俟我于庭乎而。充耳以青乎而,尚之以琼莹乎而。俟我于堂乎而。充耳以黄乎而,尚之以琼英乎而。

著赏析

《著》描写临嫁的新娘等待新郎迎娶时的张望,表现出一种细致入微的观察,体现的正是新娘对自己命运的强烈关注。诗描写很细,从入门到堂,极富层次,正体现新娘的观察很细,一步一步,一层一层。本来关注的重点是人,诗不写新郎的容貌,却只写充耳,用玉显示人物德行才华,丝线三色,充耳上玉的光泽,都被观察到了。特别之处还在诗的视角的真切,不写正面,而写侧面,不写其他部位,只写头部。这里透着诗的储蓄,也透着女子的心态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